首页 »

大学生短诗赛:我是使父母衰老的事件之一

2019/10/15 5:57:54

大学生短诗赛:我是使父母衰老的事件之一

日前,由上海交通大学主办的2015全球华语大学生短诗大赛正式发布评选结果。108位优异者从2.3万参赛者中脱颖而出,分获现代诗和旧体诗(词)两大组别的特等和一、二、三等。获奖者除了共享20万元的奖金之外,他们的作品还将由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出版获奖作品诗集。

下面我们来看看这些获奖的作品吧。

 

特等奖

 

新生活

 

不要让面孔出现在新闻报道里,不要让青菜

粘上雪花膏的味道。下午五点,她从广场上回来

毛衣上,有腰间盘突出的痕渍

 

孩子还没回家。她下厨房,为双手换上另一套

节拍——不同于广场上的、过于喧嚣的节拍:

向上,向上举,转个圈,一二,一二三…

 

她感到自己年轻了二十岁,像某种打扮靓丽的商品

在橱窗前敞开自己,被目光遴选——

而在饭桌前,她喋喋不休地摊开自己

全部的皱纹,想要缓释空气中肿胀的亲情

 

午夜,她被月色惊醒,卧在身旁的男人

还在熟睡。她按动散发诱惑的遥控器

睁大了眼睛,像试衣镜前的孩童

为每一个新身份战栗不已

 

【评委点评】

我惊叹于诗人对生活细节的高度敏感和精准把握,一个女性自我被时间剥夺和被种种外在于自我的身份形像遮蔽与改写的命运真相,令人战栗,令人惊悚!

——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何言宏

 

我是使爸妈衰老的诸多事件之一

 

我是使爸妈衰老的诸多事件之一

职称、房贷、牛肉的价格

我跻身其中,最为持久

我是这对中年夫妻唯一相符的病症

共同的疾患,二十三年来

无时不在考验他们的婚姻

我差不多就是耐性本身

 

我是疲惫的侧面、谩骂的间歇

我是流水中较大的那块石头

将眼泪分成两份

 

【评委点评】

平白如话,但每一个字都很痛。没有很深的体验写不出来。入木三分,如浮雕,如可怕的静默,结尾处又如岁月流水,突然石头将眼泪分成两份,又非常重。节奏、画面感和抽象感,都好。

——华东师范大学文学研究所所长 胡晓明

 

反复磨一把刀

 

钝和锋利是看不见的

所以必须选择试

试就和伤害有关了

药片和绷带

我必须准备充足

好随时按住过于鲜艳

过于刺眼的血

 

疼是一种往里生长的植物

越大便会隐藏得越深

 

每天,我都反复磨一把刀

也反复被一把刀磨

在刀和磨石之间

我时而提起一把刀

又时而弯成一方磨石

 

【评委点评】

杨默同学的立意很好,但不容易“控制局面”。比如,第一段拖沓,第二段第一行“疼是一种往里生长的植物”,这是中国古典诗歌的“诗眼”,第二句跟不上了,可惜。第三段互相纠缠,结尾拖沓,没有展开新的可能性。

­­——诗人 北岛

 

村庄

 

日子越过越单薄,钥匙发亮,

伤感;风吹西房,

那把生锈的锄,嗡嗡作响。

 

你担心的,总是一些琐碎的事,

比如,未起的风,去年的雨,

比如,亲人的眼睛,昨夜的叹息。

 

她的故事挂于窑壁,

一动怒,墙皮下坠;

你转身,听雨,想淋湿的柴禾。

 

秋天的玉米地,山谷吐烟,

男人的鞭响跟着牛铃;

而村庄内,女人争辩,公鸡打鸣。

 

【评委点评】

 

没有过多花哨的修饰,这首诗的质朴打动了我。但与其说是“质朴”,倒不如更准确地将其表述为一种简洁的诗歌品质。难得的是,这首诗在诗意的传达上,不是依靠形容词的作用,而是通过对名词的操控——连串的主谓短语“墙皮下坠”“山谷吐烟”“女人争辩”“公鸡打鸣”等——来描述一种复杂的感受,劲道、干脆,显示出语言的韧性。而作者对“村庄”这一文化空间的体验,已经挣脱了固定的范式,诗中暗涌着现代性矛盾与忧患。

——诗人 杨碧薇

 

乙未夏与诗友同游圆明园分韵得“天”字

 

携行望处草含烟,往事惊心谁不怜。

此地残垣犹似泣,当时帝国正如眠。

一园劫火来方外,四海狂澜侵日边。

奇石百年搜已尽,更寻何物补苍天。

 

【评委点评】

情怀郁郁,词气苍凉,有《黍离》之遗意。“帝国”或可改成“举国”。

——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莫砺锋

 

临江仙

 

堕世真如逆旅,流光自古无踪。杜鹃枝上又啼红。飘愁唯梦雨,解愠倩南风。

何必凡尘勘破,从来我辈情钟。待逢清夏睡朦胧。小荷才一点,新绿已千重。

 

【评委点评】

此词风格近似北宋小令。好在有青春活力,有生活热情。“小荷才一点,新绿已千重”,隽语也。

——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钟振振

 

一等奖

 

剥毛豆

 

一把流动的绿,从腔腹剖开

簌落簌落 爬过指节的厚茧漏在碗里

女儿坐在腿边。绿棉袄,像豆荚里新鲜的豆子

细胞充气的、鼓囊的脸

簌落簌落 残忍的绿

一颗新生,两瓣死亡

什么会被代替,什么可以真正延续

他生前栽下的苗子,身上有她的影子

谁又甘愿做谁的影子呢?或是影子的主人

簌落簌落 一把青翠的绿刚刚挣脱

从前她十九岁,抹鲜亮的口红

立在雪里让他拍照。五斗橱最下面,相片蒙了灰

手上一个不肯被剥落的壳子

【评委点评】

极其细密的个人经验,细节同时也是隐喻,出入自如,最后的镜头切换如实验小说的碎片,让人浮想联翩。

——香港诗人 廖伟棠

 

照片

 

只是时针停了。

照片也是一种停止术。

记忆中的恋人,

在相框之外,

至多留下底片中的背影,

如X光射过的黑白骷髅。

他常在冰凉的石凳上坐下,

在燕园最高的那棵杉树下,

背对着我。

我们交谈,比以往任何一个彩色的

时刻都快乐。

我害怕他忽然

转身,变得

线条清晰,色彩光明。

 

【评委点评】

照片让时光止步,也让逝去的爱情定格。诗中的“我”与那个被定格的“他”交谈,沉浸在虚幻的快乐中。而害怕“他”的忽然转身,则一下子揭露出“交谈”的孤独本质,把我们带入直面时光、生命、爱情之流变的颤栗中。

——《诗歌月刊》编辑部主任 黄玲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