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从今年首个诺奖得主大隅良典学到啥?他成名前没发过高分论文

2019/9/17 7:05:48

从今年首个诺奖得主大隅良典学到啥?他成名前没发过高分论文

北京时间今日傍晚,来自日本东京工业大学的71岁教授大隅良典,独享2016年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以及800万瑞典克朗,约合人民币625万。


两个事实值得做点科学以外的研究。


其一,诺贝尔奖一定是大兵团、大规模作战取得的成果吗?未必。大隅良典领导的实验室只有一个,他43岁时才成为独立的研究组长,其实验室规模也不大,包括自己在内只有十来人。


其二,诺贝尔奖一定是三大自然科学期刊发表的成果吗?也未必。大隅良典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最早发表细胞自噬相关成果,直到2000年成名之前不曾发过什么“高分论文”,也就是科研界所谓的“好文章”。


作为同一领域的中国学者,在中科院上海生科院生化与细胞所胡荣贵研究员看来,大隅良典数十年来执着于一个单细胞,那就是酵母,并利用酵母作为他的模式生物,在其间把细胞自噬的整套机理机制搞了个一清二楚,为后人找到了细胞自噬的生物学途径。


聚焦在一种细胞模型上,做出堪称深入而系统的研究,这恐怕就是这位日本教授的匠心独运。他可以不在乎当年或许还没有多少人理解他及其团队为啥这么做研究,他可以不在乎当时没有《自然》《科学》《细胞》等高影响因子的权威期刊愿意接受他的论文,他可以不在乎不会有更多的科研单位、科研经费资助他扩大和提升研究范围与量级——然而,时间等决定性因素终将告诉世人,他坚持做下去的就是科学的方向,这才叫前瞻,这才叫前沿。


真的前瞻,可能就是自忍寂寞;真的前沿,可能就是十年孤独。终于,当诺奖如期而至,科学家乃至普通人,都会发现在这个生命体的世界中,无论正常细胞还是病态细胞,自噬与其生长、代谢、死亡一样,都是贯穿始终、不可或缺的基本活动与功能,没有什么生命科学研究可以绕开它,也没有什么刊物还可以无视它。


未来,期待更多值得尊敬、充满匠心的诺奖。

题图来源:东方IC 图片编辑:雍凯